第4版:综合

“电力高速”落此地 江南风光今胜昔

本报记者 王志 宋伟杰 黄子乾 通讯员 邵聪 田恬 罗佳宝

  如今,在寒山寺外的铁岭关,冰冷的炮台还在诉说着当年战争的残酷。走近它们的游客笑意盈盈,孩子们喊着“大炮”,跑过去合影。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铁岭关取得解放苏州的首战胜利。在苏州解放过程中,为了保证电厂这一关系民生的重要基础设施企业正常运转,在中共苏州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苏州电厂职工进行了英勇的护厂运动。

  历史的硝烟已散去,今天的苏州,园林精致、商铺林立、工业园区灯火通明。这片美景与繁华的背后,是数十年来电力系统的不断升级。“大国重器”的落地是其中重要一环。

  “远水”解“近渴” 特高压远程发力

  江南水乡、人间天堂,不是苏州唯一的标签。

  苏州是经济强市,还是2020年江苏第1个、全国第6个地区生产总值突破2万亿元的城市,也是唯一一个升入“2万亿俱乐部”的地级市。

  在地区生产总值从万亿元迈向2万亿元的10年征程中,苏州获得了动力“加持”。

  苏州的强大制造能力得益于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两大体系——一个是由乡镇企业大发展演变而来的民营制造体系,另一个是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迅速发展起来的外向型制造体系。它们共同推动着苏州经济总量实现跨越式攀升。

  然而,发展的过程中,动力不足的问题也曾凸显。

  2011年,苏州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05亿元,全社会用电量达1189亿千瓦时。电力缺口与日俱增,连部分世界五百强企业当时也要参加有序用电。但是江苏省内能源资源匮乏,电源无法继续挖潜。怎么办?

  国家电网大范围优化能源资源配置,实施特高压跨区域输电,以千里之外的四川“远水”解江苏发展“电力之渴”。2012年12月,±800千伏锦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投运,清洁的水电源源不断从四川输送到苏州,弥补了电力负荷缺口,为苏州争当国际能源变革发展典范城市提供了坚强支撑。

  不仅是苏州。江苏是用能大省、资源小省,特高压送来的区外电力有力支撑了整个江苏的经济社会发展。“十三五”期间,±800千伏锦苏—苏州、雁门关—淮安、锡盟—泰州直流特高压工程和1000千伏淮南—南京—上海交流特高压工程相继投运。2020年,4条特高压通道为江苏送来电量1728.74亿千瓦时,超过江苏全社会用电量的四分之一。目前,±800千伏白鹤滩—江苏特高压工程正在建设,又一条能源大通道即将落地江苏。

  除了供应正常用电,在极端天气下,特高压的供电保障能力更加突出。在2020年年底那场席卷全国的寒潮中,南方多省罕见地制订了限电措施,而江苏顶住了压力。当时,±800千伏雁门关—淮安特高压日送江苏电量最高达到1.5亿千瓦时,有力满足了用能需求。

  城市产业转型 “美颜”再度升级

  大河有水小河满。

  特高压保障了江苏电网整体需求,终端用能领域的清洁化也迅速推进。

  在苏州,不少餐饮企业都实现了“全电化”,厨房干净明亮、店面整洁卫生。不仅如此,大街小巷的商铺基本都完成了电能替代改造。

  在特高压落地苏州的第6年,受益于从千里之外送来的充沛电力,考虑到治理火灾隐患的迫切性,苏州市实施专项行动,进一步加快了民用燃气具的电能替代进程。

  江苏电力检修公司特高压中心主任张志宏介绍:“锦苏直流日均输送电量高达0.8亿千瓦时,相当于苏州人每用5度电就有1度来自四川锦屏。目前,苏州清洁能源使用比例已达三分之一,煤炭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同比减少三分之一以上。”

  清洁电力的规模化落地,保护着“绿水青山”——环境更安全、更干净,也带来了实实在在的“金山银山”——效益翻番。在淮安千年古镇河下镇,使用电炸锅的特产店岳家茶馓不仅告别了烟熏火燎的生产环境,还实现产量翻倍,产品畅销全国。“各地供销商要提前3天预订才能订上呢。”老板岳云飞说。

  还有一种文化上的“效益”,也因特高压引申出来。

  苏州同里古镇始建于宋代,1982年成为江苏省唯一将全镇作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古镇,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保护”是古镇的关键词。2018年10月,“一带一路”能源部长会议和国际能源变革论坛在苏州同里举行。借此东风,苏州供电公司联合同里古保委联合打造同里全电街区。“水乡古镇”与“全电街区”的组合,形成了以小微商户和居民住户为重点的电能替代新模式,还成了对文物的一种深度保护。

  供电质量高服务好 企业开足马力

  在供电充足的大背景下,苏州的企业实实在在得到了“用电好”的体验。

  梅堰工业集中区占地2000多亩,里面厂房林立,小车装着一盘盘涤纶长丝在路上穿梭,一辆辆红色的大卡车在库房门外等候装货发车。这里是盛虹集团化纤板块企业集中区,该企业是苏州吴江区最大的用能企业。

  盛虹集团江苏国望高科纤维有限公司公用部部长吴惠强介绍,2020年,该企业用了将近15亿千瓦时电。而在2012年,这里用电量大约为5亿千瓦时。8年增长近3倍,这与锦苏特高压的落地密不可分。

  在锦苏特高压投运前,国望高科一年要参与2次有序用电。而有了特高压,该企业参与有序用电的次数几乎为零。随着企业规模不断扩大,客户原有的两座110千伏变电站已经难以满足用电需求。2015年,梅堰工业集中区投运了一座220千伏变电站,这也是吴江地区唯一一座220千伏客户变电站。

  吴江供电公司营销部副主任杨奕彬说:“特高压落地前,每次用电容量大的企业来办理用电申请,我们都要动足脑筋尽量让客户接入。当时个别企业会出现先接入、后来又因为容量不足再限电的情况。”锦苏特高压建成以后,用电高峰期限电和紧急避峰的情况已基本没有,企业申请用电也可以按需办理。2020年,该公司受理新装、增容专变高压客户办电业务近500户次。

  没有了缺电的担忧,供电公司专注于做好服务。吴惠强介绍,化纤加工主要分为聚酯、纺丝、假捻三个步骤,采用全机械化生产线,机器24小时开机。其中,喷丝环节对供电要求很高。“电一停,丝就断了,产品就报废了。”吴惠强说。但是他担心的这种情况一次也没有发生。而且,这些年用电上的事,他操的心越来越少,企业全年都能开足马力生产。

  企业在生产规模不断扩大的过程中,真切感受到用电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吴惠强说,他们正在泗阳建新的生产园区,规模比吴江的还大。今年年底,新建企业将投产一期,配套的企业220千伏变电站将同步投运,“无论在哪,用电方面的事,都不用担心”。

  “电力高速”惠民生 村民口袋鼓起来

  作为“大国重器”,特高压不仅给一省经济社会发展、工商业企业、城乡居民提供了可靠用能保障,也给特高压站所在地附近的村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江苏盱眙县天泉湖镇陡山村西阳郢组村民陈广娣对此深有体会。

  2016年4月,作为1000千伏淮南—南京—上海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特高压盱眙(淮安)变电站竣工投产。36岁的陈广娣来到站里,从事后勤工作。

  到特高压站工作,比起之前在酒店做前台,她的工资翻了番。“我现在一个月工资4000块,还上了养老保险。”陈广娣说,“这在我们这算是高收入了。”

  除了在变电站工作的人,周围村民也享受到了这座变电站的“福利”。

  陈广娣的丈夫从事运输行业,从基建工程开始就为变电站拉水泥等材料。后来变电站扩建、种草坪、建消防站,她的丈夫都跟着运输队给变电站拉过货。

  变电站每年5月年检时,都会雇当地人来做一些辅助性工作,最多的时候会雇千把人,少的时候也会雇三四百人。当地人平时以务农为主,5月不算忙,来变电站做几天工就能挣1000多元钱,大家都乐意报名。

  陈广娣朋友圈的封面是自己在站里的照片。这些钢筋铁骨在她眼里有一种别样的美感。在刚来变电站的时候,她经常在朋友圈里发自己拍的变电站照片,配文常常是“美”。美好的生活,也正通过她自己的双手一步步实现。

  2017年,江苏省调度最高用电负荷首次超过1亿千瓦,江苏电网成为国家电网首个“破亿”的省级电网。此后,这个纪录不断被刷新。随之刷新的是江苏的地区生产总值。2017年,江苏地区生产总值突破8万亿元;到了2020年,这个数字已经突破10万亿元。

  一串串数字的背后,是纵横千里的“电力高速”,是畅通的能源输送网络,是每个企业、每个人为美好生活的拼搏奋斗,也是美丽中国、乡村振兴的真实写照。

  (杨瑞、黄堃、姜晶、张根源对本文亦有贡献)

2021-06-10 本报记者 王志 宋伟杰 黄子乾 通讯员 邵聪 田恬 罗佳宝 1 1 国网报 con_62228.html 1 “电力高速”落此地 江南风光今胜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