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版:亮创作

触碰六盘水

熊浩

  没想到贵州不但山多,而且雾也如此厚重。

  刚驶过一条不长的隧道,车便载着我冲入了无边际的混沌的惨白里,如同遇见了人生中未知的迷茫。绿水青山和云的样子突然就从视线中远离了,清凉湿润的水雾掩盖了远近未知的危险,车窗的两边隐隐约约地浮现着凸凹的山峦,淡然而稳定。

  随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旅途变得枯燥而乏味,每一个隧道的穿越带给我豁然开朗的憧憬,却又用同样的结果将这份希冀击碎,让我无可奈何。挡风玻璃上越积越厚的水雾,被雨刮器倏地扫过,再重新累积。眼前总是一片看不清的世界,无声而无聊。

  当秀丽的山景再次映入眼帘的时候,我低声地欢呼了一下。还未及恢复观赏的心情,驶过几处弯折隧道,一座雄伟的桥便直铺眼前。

  北盘江大桥!世界第一高桥!

  纪录片《辉煌中国》里,这座桥矗立在云端,气势恢宏。我从未想到,在这未曾想及的时刻和地方,就突然遇见了它。

  红色的围栏和白色的钢索从车边唰唰掠过,群山谦卑地低低合围着,如同仰视着一位英雄。BBC纪录片《你所不知道的中国》称赞它是来自中国的不可思议的宏伟工程,“在这座桥下可以放下一座美国帝国大厦,而且还有富余。”想不到有一天,我能沿着这条路凌驾于天堑之上。只可惜我无法停下,不能站在这雄伟的建筑上,望着祖国的山川江河高呼一声,让胸中激荡的自豪随风而去。

  车开了许久,寻觅不到观景台,看着后视镜中彻底消逝的桥影,心中懊恼而失落,赶路的劲头也彻底消逝。看见高速指示牌上闪现出六盘水时,我决定把它当作归宿,当一回信马由缰的旅者,静等落日余晖。

  城市繁华而普通,川流不息。我夹杂在车流中,看着两侧,林立的高楼构建着城市的框架,绿地公园在道路的分岔处星星点缀,如同常青的叶,生机盎然。这种景象在每个城市里比比皆是,书写着人民的富足和祖国的昌盛,让人沉浸其中,舒坦而自在。

  入夜,从酒店的窗中望去,城市霓虹闪烁,从眼前一直延展到天的尽头,美景如斯,不需更上层楼。

  当我和城市一起从沉睡中苏醒,满世界的薄雾弥漫。这是纯纯的雾,没有一点霾的玷污,跟故乡的雾一样,让我感到亲切。顺着路一直走,往来的人都没有打伞,任凭雾落在头上肩上,也顺着发丝流进脖颈,凉爽惬意。边走边翻出手机查阅,方知自己不经意中进入一处福地。城市名由它最初下辖的六枝、盘县、水城三个特区的头一个字组合而成,这里气候凉爽、舒适,夏天平均气温才19摄氏度,被称为“凉都”。遂叹自己来得不是时候,享不了酷暑下的那一份清凉。

  可巧路中段有题名“水城古镇”的石牌坊,石料新亮,应是建立时日不久。中间有一条石板路延伸直入,两旁特色饮食馆子闭着门。游玩过的古镇多了,我想着走几步就回,看到有家馆子门墙上用大字写着“三线食堂”,还有革命标语。我以为这些是招揽食客的噱头,不想走了几步,又见标语,越往里走越多。在石板路深处,有一座戏台,军绿色的框体,两侧同样有革命标语。原来,这里曾是三线建设时期工程兵的一个驻地。

  一条铁轨从房屋的群落里蜿蜒伸出,穿过深秋红叶渲染的小街道,继续延伸到未知的地方,如同粗壮的动脉。在那个年代,黑色的煤炭如同血液一样,给成长的中国提供着奋进的动力。弯腰触摸铁轨,冰冷的金属上因为早已没有了车轮的碾压,已经有坚硬的锈蚀。路两边的房子多是两层砖混结构,虽然墙上的各类标语有代入感,但是房屋都是翻修的,很新,像极了拓片。这样也好,还原了历史,总不至于让人忘记。虽然三线大军已从这里搬离,“三线”这个名词也成为历史,但是,煤运的痕迹却依旧填满了这里的每个墙角、每米铁轨、每处土地。

  按着路牌走到三线建设博物馆,时间尚早,门未开,里面蕴藏的历史我也无缘获知。就让它沉寂于此吧!沉寂在这座曾经充满了建设激情的城市,沉寂在这座城市的人们的心里,留下深深的悸动,碰触灵魂。

2020-11-20 熊浩 1 1 国网报 con_53119.html 1 触碰六盘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