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版:亮生活

在青州邂逅特高压

葛畅 郑宝龙/文 陆津川/摄

  云门山上的“寿”字石刻。

  古城内的“大学士”牌坊。

  广固换流站。

  很多人心中都有远足情结。

  位于山东半岛腹地的青州,自古就是一个适合远足的地方。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辙曾赋诗云:“面山负海古诸侯,信美东方第一州。”郦道元、郑道昭、李白、杜甫、范仲淹、欧阳修、李清照、邓恩铭都曾到过青州,或游览,或从政,或隐居,或从事革命活动,给这里留下不少文化遗产。

  悠悠五千年,由于交通发达、河网密布,青州作为山东地区政治中心、军事重镇、商贸中心的历史,长达一千四百多年之久。许多波澜壮阔的历史故事,曾在这片土地上演。

  面山负海古诸侯

  青州,是《尚书》中记载的古“九州”之一。青州在海(东海)岱(泰山)之间,地处东方,而“东方属木,木色为青”,因此有“海岱惟青州”的说法,即“左有山河之固,右有负海之饶”。

  公元前106年,西汉在现青州所在地设青州刺史部,辖7个郡、3个诸侯国、93个县,范围相当于今天的山东省鲁北和整个胶东地区。后来经过多次改制,青州在山东地区的地位一直举足轻重。《三国演义》中曹操的“青州兵”,《水浒传》中“三山聚义打青州”,《红楼梦》中关于恒(衡)王的传说,《醒世恒言》中“李道人独步云门”,《聊斋志异》中形形色色的故事传奇,都是青州古城辉煌过往的最好注脚。1948年,青州解放,设立青州特别市。1952年,青州恢复古称益都县,1986年改称青州市。

  岁月悠悠,历史的烟云早已散尽,如今的青州古城成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漫步古城间,那青色的石板,古旧的牌坊,飘摇的酒旗,拉琴的艺人,让人恍惚间感到时光倒回。古城山水兼具,弥河、淄河碧水如带,浸润沃野。东郊与北郊绿野葱茏,拥城似锦;西郊与南郊青山联翠,障城如画。

  距离青州古城西南4千米处,有因“其象如驼”而得名的驼山。驼山山脚下的石壁上,明代正德年间兵部尚书乔宇写的“驼山”二字,至今赫然在目。驼山主峰东南悬崖耸空,峭壁峥嵘,夏季常有云雾缭绕,著名的驼山摩崖石窟造像就在这里。这些石窟造像是我国现存造像中的珍品,汇集了南北朝时期的北周、隋、唐三个时代的石窟造像。从山顶向东南眺望,由山体曲线形成的长达2500米的仰面巨佛,尽收眼底。

  博物馆是我们走进历史的一个窗口。到青州必参观青州博物馆,这里浓缩了璀璨的青州历史文化,馆藏有东汉“宜子孙”玉璧、海内外孤本明代赵秉忠的殿试卷,龙兴寺遗址出土的北魏到北宋500多年间的400多件窖藏佛教造像……透过一件件藏品,我们仿佛在青州数千年的历史中穿梭。

  倘若厌倦了市井喧嚣,曾为明代衡王府东花园的偶园不失为一个好去处。偶园,取“无独有偶”之意,被称为“康熙风格”的园林建筑。形若“福、寿、康、宁”的太湖石,玲珑华美;齐聚亭、台、楼、榭的小园林,幽深宁静……让人舒展胸怀,流连忘返。

  信美东方第一州

  行走在青州古城,零距离触摸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水秀、山奇、人和、花香。“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自然之美,“万紫千红总是春”的绚丽之美,“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壮阔之美,“欲语离情翠黛低”的娴静之美……各种美感扑面而来。

  秋日的北城公园,有参天大树、假山景观、林荫小道、鲜花绿植、休闲凉亭,让人仿佛走进了一幅山水画卷。人们聚在这里唱歌、跳舞、休闲娱乐,享受美好生活。

  南郊的云门山森林公园,有高大乔木、松柏、花灌木等百余品种,山势开阔,是当地徒步爱好者的打卡地。云门山上,明朝嘉靖年间镌刻的巨大“寿”字,笔法古朴苍劲,气势磅礴。我们去的这天,气温不高,游人不多。朋友说夏天的云门山最是热闹。

  登完云门山,再向西来到国家森林公园仰天山。尽管已是初冬,仰天山依然是一片绿色的海洋,山腰处树林茂密,建筑遗迹遍布山间,名人题刻俯拾皆是,森林覆盖率达97%以上,置身其中,游人无不感到神清气爽。如果心醉山水,你可以在青州轻松发现专属于你的诗情画意。

  褪去了夏日的燥热感,秋天的胡林古村,更有一番别样意境。别小看这个村子,当地有“先有胡林古,后有青州府”的传说。青山巍巍,芳草萋萋,流水淙淙,村子的每一个角落无处不透露着古朴气息。

  看罢南郊的绿水青山,再和北郊的何官镇来个美丽邂逅。这里是一马平川的沃野平地。四面寻景,除了丰收后的田园风光,还有一座特高压换流站。

  扎鲁特—青州±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落点广固换流站,位于何官镇东南一个寂寂无名的小村庄。只有数百人的村子,因一座特高压换流站而闻名。站在村里,可以看到现代化的电力设备、凌云的铁塔和条条银线,与古朴的村景相得益彰。

  这天,电力检修工人正在对广固换流站开展检修,有的在高空作业,犹如“空中飞人”;有的在站内爬上爬下,仔细消缺。

  古城的辉煌历史从未远去。今天,人们在这片土地上续写着新的篇章。

2020-11-20 葛畅 郑宝龙/文 陆津川/摄 1 1 国网报 con_53116.html 1 在青州邂逅特高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