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版:亮生活

小镇冬韵

崔红玲

  盼,或不盼,在一场夜雨之后,初冬还是推开了小镇的门。

  风,不再微凉,开始微冷,肆意地穿梭在街头巷尾,宣告着冬的来临。

  不知是谁家的孩童,在大声读着宋代诗人真山民的《初冬》:“林叶新经数夜霜,地炉独拥一山房。尘书邀我共高阁,浊酒劝人归醉乡。费省家贫还似富,身閒日短亦如长。梅花苦欲催吟兴,又破梢头半点香。”

  不知是谁家的主妇,选瘦羊肉洗净,切成肉丁,与萝卜同炖,再取出萝卜、放入粳米,最后熬成一锅御寒的粥。

  院子里的树叶,在经历了一场场秋风的扫荡后,仅剩下极少的几片,有些寂寥地挂在枝头,努力地摆动,努力地引人注目,似乎渴望诉说曾经华美的过往。

  小镇的那条河,过往是再欢快不过了,口若悬河,如今似乎没了多少诉说的欲望,只是缓缓地流淌,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冰冻期。就像年过九旬的老人,经历了人生百味,开始向往平静,淡泊地走在时光里。

  小镇的阳台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封闭起来。挺着肚子的孕妇坐在封好的阳台上,透过厚厚的玻璃,触摸那一缕一缕的阳光;看看身边的花花草草,轻启朱唇,温柔地向体内的宝宝描述冬天的样子。难道是宝宝迫不及待地想回应什么吗?小脚蹬了一下还是又打了个滚——少妇突然流露出嗔怪的表情。

  小镇的老人是最窝不住的,大清早就出门,在被一层缥缈的薄雾笼罩着的空地上伸脚出拳,稳稳地打着太极,直到浑身热乎才肯罢休。只是,他们还不肯回去,还要拐个弯到菜市场买棵大白菜,准备在中午做一锅肉炖粉条。

  那些卖取暖炉的商铺开始热闹起来,铺里铺外展示着各种各样的炉型。店主穿梭在买家中间,不厌其烦地讲着不同炉型的差异。等夜深人静,他们会坐在灯下,与爱人一起分享一天的收成,盘算着给老人添件新袄,计划着给孩子买双雪地靴。

  火锅店的生意也开始兴隆起来。食客一拨接着一拨,在袅袅的热气儿中浅酌慢饮,谈春时的那朵花、夏日的那场雨、秋天的那片红叶。谈着谈着,一屋子的寒气都给驱散了。

  小镇在经历了一年的枯与荣之后,开始在初冬时节褪去五彩繁华,在街巷,在院落,在闹市……磨砺出绝美的韵致。

  初冬的小镇,刚毅,冷静,温暖。

2020-11-20 崔红玲 1 1 国网报 con_53115.html 1 小镇冬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