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版:亮家园

电费回收工作变迁

华尔丹

  20世纪90年代,供电职工在营业厅办理业务。

  洪翠环今年84岁,是湖北通城县供电公司的退休职工。1966年,她进入电力行业,在电费回收岗位上工作了25年。她的女儿、外孙女也先后走上电力营销岗位。50余年来,电费回收从挨家挨户走收到电脑智能集抄,客户交费从在营业厅排队到线上交纳,供电服务水平不断提升,供电可靠性和稳定性大幅提高。洪翠环一家三代人见证了通城县供电营销服务的发展与变迁。

  一双脚走遍一座城

  1949年8月,通城县人民政府在县城西门新华街口组建人民电气工厂,安装日产120马力汽油发电机,配一台15千瓦发电机。当年10月1日,电灯第一次在通城县点亮。

  1966年10月,通城县委决定成立专门的电力管理机构——通城县地方国营电厂,管理地方发电事宜。当时,通城县只有一座发电厂——城关发电厂。该厂建在城区中心的老阀门厂内,厂里仅有两台柴油发电机,装机容量共139千瓦。电力只能限时供应城区居民用电,夏季从19时到24时,春、秋、冬三季从18时到24时。

  当时,城关发电厂设厂长1名,会计、出纳各1名,工人8名。建厂初始,洪翠环负责电费回收工作。全县城的电费都由她一人收。“县城一个月的电费大概是4000块左右。白天居民都在外工作,只有吃饭的时间才能在家里找到人。”洪翠环说。于是,她每天都提前吃饭,到了居民吃饭的时间再背个小布包挨家挨户走收电费。“那时候买不起自行车,只能走着去,好在大家交电费都不拖欠,要不然真要跑断腿了。”洪翠环笑着说。

  租房定时定点收费七整天

  1970年元旦,城关35千伏古龙山简易变电站及35千伏北港岭源—县城输电线路同时竣工投产。一条供电线路贯通通县,向这座山城输送着光明。

  与此同时,乡镇小水电蓬勃发展,居民白天也能用电,家庭手工作坊用上了简易机器,用电居民户数与用电量同步增长,供电员工上门走收电费已经很难适应当时的形势。为了方便电费回收,通城县电力管理所仔细排查全县用电客户,决定在城区和各个乡镇的中心位置租房,每月18日起定时定点收费,直到24日结束。

  为期7天的收费日是洪翠环最忙的日子。“一张桌子,一本账册,来一户就收一户,7天后开始核算,若还有没交的客户再上门收。”洪翠环回忆。

  1980年3月12日,通城县水电公司成立,管理全县范围内发电、供电、用电事宜。当时,全县共建成小水电站93座,装机容量9642.5千瓦,已联网运行的水电站有12座,装机容量7396千瓦,有变电站4座,高、低压线路一千余千米。

  1992年,通城县电网覆盖率达到100%。县城首个营业厅——城关营业厅“上线”,开启24小时轮岗收费模式。2004年12月,通城县农网改造工作全面结束,极大改善了农村用电状况,促进了农村经济发展,全年减少农民负担1800万元。

  此时,接过母亲洪翠环接力棒的高学军成了城关营业厅的一名抄表收费员。“一开始是每家每户抄表收费,翻山越岭不说,主要是抄表周期长,还容易漏抄、误抄,存在很多弊端。后来有了插卡式电表,就变成客户拿着电卡来买电。记忆最深刻的是一年农历大年三十,营业厅门口排起了长龙,大家都怕过年没电用,纷纷来买电。”高学军回忆道,“插卡式电表是先交钱后用电,钱用完电就停了,那时候半夜去抢修复电的情况数不胜数。”

  足不出户轻松交电费

  2010年11月26日,通城县人民政府将通城县电力公司无偿划转至国网湖北省电力有限公司。通城县供电公司挂牌成立。并入大电网的通城电网,有了强大的后盾,当年全社会用电量突破两亿千瓦时。

  2013年,集抄模式成为电费回收的趋势,不仅可以提高客户复电效率,还具备防窃电、预付费、集中抄表等功能,既方便客户用电,也方便供电公司管理。实现集抄要有智能电表作基础。县城14万余户用电客户有的分布在大山深处,有的在水库尽头,全部更换智能电表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工作。随着换表工作完成,稳定、精确、灵敏、寿命长的智能电表出现在家家户户门口。

  随着智能电表普及,交费模式也应时而变。银行批扣电费方式登上舞台。洪翠环的外孙女吴锦昕又拿起接力棒,先后在北港供电所、新塔供电所营业厅服务窗口工作。“刚开始很多客户不明白银行批扣是怎么回事,害怕绑定银行卡后会出现乱扣费的情况。我们就上门一遍遍讲解银行扣费的好处。很多客户绑卡后还是会经常来打印核对电费清单。”吴锦昕说。当时在营业窗口,经常能看到供电员工拿着一张电费清单和一张银行存折或扣费明细,一笔一笔对比着向客户解释。

  2017年,乘着“互联网+”的东风,通城县推行网上交费,客户足不出户就能轻松交纳电费。如今,用电采集设备越来越先进,可实现遥控操作,客户享受到了更智能便捷的供电服务。

  (湖北通城县供电公司供图)

2020-11-20 华尔丹 1 1 国网报 con_53113.html 1 电费回收工作变迁